1
百姓健康网

123
您现在的位置: 百姓健康网 > 中医频道 > 中医药典 > 正文内容

舌尖上的“杂草”

www.furedi.cn 更新时间: 2012-08-31 20:28 编辑: 秩名

    今年春天,我的菜园中横长的繁缕(chickweed,石竹两种难除的杂草的俗称)茂密得像一床地毯,我很清楚自己并不是唯一有此境遇的人。你又何曾在往年的这个时候看过如许壮硕的酸模草(dock,俗名野菠菜,蓼科多年生草本植物)叶子?

    异常的暖冬,加上今春的多变,一周冷,一周热,干燥之后就降大雨,使得今年东部地区的庭院中杂草疯长。随着二氧化碳等级升高,某些杂草长得比从前更快,植株也更大。

    院中堆放肥料的地方长出了一丛日本虎杖(Polygonumcuspidatum,是一种原产于日本的蓼科杂草)。它交结的中空茎干与竹肖似,然而,其强韧的椭圆形叶片却没有竹的轻软的雅致。

    不经意之间,刺人的荨麻——因为这种古老的植株有着丰富的营养,我从朋友的花园中移栽了一株5英寸高的——已经长成占地5英尺余的庞然大物。它张扬着须发般的刺毛,虽然经过烹调后并不扎人,在没有长袖筒和手套的情况下,你多半不会愿意接近它。它开花的时候,那些纤长若欲滴的流苏、绿意横流的小花将结出数千颗种子,叶片上也会形成钟乳体(或碳酸钙结晶,这东西对尿道有刺激作用,似乎和荨麻的药用价值有关)。

    “你可以把那些叶子割掉,以后还会长出来的。”前不久,松冈玉(TamaMatsuokaWong)在她位于新泽西州北弗莱明顿、同样长满杂草的院子里对我说。

    松冈女士是位金融服务法律顾问,虽然当时她穿着泥迹斑斑的胶靴,看起来还是十分有气质。她向我解释了如何把植物顶端的嫩叶摘下来(当然是要戴着手套啦),并把它们放在沸水中煮。数分钟后取出时,这些叶子会皱缩,颜色却不变。

    “荨麻有一种介于芹菜和薄荷之间的草药味,”她说,“我们在做披萨饼和意大利调味饭的时候喜欢放一些。”

    现年54岁的松冈女士已不再与杂草交锋,这些杂草中的大部分都变成了她的盘中餐。

    她和曼哈顿的丹尼尔餐厅(纽约五大四星级餐厅之一)的主厨艾迪·勒洛克斯(EddyLeroux)合著了《草的甘味:在后院或农贸市场寻找绝佳食材》(ForagedFlavor:FindingFabulousIngredientsinYourBackyardorFarmer’sMarket),这本书可不单单是用“杂草”和其他不受待见的植物烹调美味菜肴的食谱。该书由克拉克森·波特尔(ClarksonPotter)出版,于本月发售,引导园艺爱好者们从不同的角度看待这些与甜菜、胡萝卜苗争地盘的“杂草”。

    上周,在给土豆除草时,我发现自己开始希求更多的酸模草,以便有更多的嫩叶,切碎了可以用来做通心粉。

分享到:

特别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