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百姓健康网

123
您现在的位置: 百姓健康网 > 性与疾病 > 性康复 > 正文内容

马克写的《性爱代理亲历记》讲述

www.furedi.cn 更新时间: 2013-04-19 01:52 编辑: 秩名

    译者按:马克·奥布赖恩患有极为严重的小儿痲痹症。他的脊椎严重扭曲变形,难以自行呼吸,必须置身于一个圆桶形的“铁肺”才能生存。如他自己所说,“我事实上已经严重到了四肢瘫痪,离开这个机器就无法独立呼吸。我的大部分时间是在铁肺里度过的。”但是马克却完成了柏克莱大学的学业,成了一位记者兼诗人。

    马克写的这篇《性爱代理亲历记》讲述了他接受性爱代理的故事。这一次,他生平第一次和女性裸体相见,在历经四次之后,终于真正体会到了性交。在这个故事里,爱、伦理和性激烈碰撞,发人思考。

    1983年,我写了一篇关于性与残障人士的文章。与性活跃的男性和女性会面时,我体会到一种隔离感,仿佛我是一位见到猎头者的人类学家,力图保持社会科学者价值中立的立场。我自己是残障者,而且还是个处男,我近乎残忍地羡慕这些人。我花了好多年才发现,让我与他们分离的是恐惧——对别人的恐惧,对做决定的恐惧,www.furedi.cn对我自己的性的恐惧,以及对我父母超常的惧怕。虽然我不再和他们生活在一起,但是我一直感觉到他们无所不在,他们对性的普遍反对,特别是我的性。在我的想象中,他们似乎有不可思议的能力——知道我在想什么,他们会因为任何不正当的行为急不可耐地惩罚我。

    无论什么时候,只要我有性的感觉或想法,我都会感到负罪和被指责。我的家里从来没有人在我身边讨论过性爱。我形成的态度居然到这种程度——有礼貌的人绝不会想到性爱,而且也不会去做爱。我不了解我家以外的任何人,所以这个规范对我有强大的作用,我心悦诚服地相信一个人应该效法芭比和肯(芭比娃娃和它的老公)的健康无性关系,我们应该像我们那里没有“那个”一样去行事。

    作为一个30多岁的男人,我仍然对自己的性感到尴尬。除了在浴缸里性唤起的时候羞辱它,我的生活似乎全然没有目的。我不会跟身边的人谈起那时我体验到的高潮,或者我感到的深深羞愧。我猜想他们也会因为我变得如此兴奋而讨厌我。

    我想被人爱。我想被人拥抱、爱抚和珍视。但是,我的自我憎恨和恐惧太强烈。

    我怀疑我值得被人爱。我挫败的性欲情感,似乎只是残酷的上帝折磨我的另一个诅咒。

    我喜欢过一些人,男女都有,然后等待他们约我出去或者怂恿我。在伯克利市,我认识的大多数残障人士都是性活跃者,包括像我这样畸形的残障者。但是什么都不曾发生。我想采取的被动的方式,对我没什么有用;这种方式只在电影里有用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分享到: